股权被质押的公司净资产大幅度贬值后

股权被质押的公司净资产大幅度贬值后

汪泂律师(律师执业证:15001200610377140),男,汉族,籍贯甘肃天水,一九七三年九月二十九日生。兰州商学院经济学学士,西南政法大学民商法学硕士,重庆大学工程硕士,金融专业经济师,执业律师,重庆市法学会会员。汪泂律师曾经供职于中国工商银行,先后从事结算、信贷和法律诉讼工作。嗣后专攻法学研究和法律实务操作。并陆续出任重庆瀚华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专职法律顾问和风险评审委员以及重庆市汇鑫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现执业于重庆雷力律师事务所,并从事企业法律顾问工作。汪泂律师擅长公司、合同、担保、银行、保险、证券、借贷、期货、信托、投资和房地产等民商经济领域涉及的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经过长时间的理论研究学习和实践工作积累,汪律师秉承了”认识-实践-再认识”的理论联系实践之原则,具备知识结构复合型、知识水平高层次的特点,思维敏捷、言辞锐利;厚积薄发、深入浅出;逻辑严谨,举重若轻,在执业生涯中,致力于为不同层次的法律需求量身定做个性鲜明的法律服务,为当事人起到了指点迷津、规避风险和安全经营的积极作用。丙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甲公司出资350万元,持股比例70%;乙公司出资150万元,持股比例30%。丙公司设立后,产品适销对路,规模迅速扩大。到2002年,丙公司净资产已达1000万元,甲公司股权价值700万元;乙公司股权价值300万元。2003年3月,丙公司由于赊销货款未及时到位,造成流动资金短缺,遂向当地银行申请贷款。银行审查后,认为其经营和财务状况符合贷款要求,批准贷款500万元,但要求股东甲和乙公司为其提供连带责任保证。由于甲和乙均系国有独资公司,对外提供担保无权擅自作主,须请示上级主管政府部门。在报送银行的担保要求后,上级部门认为甲乙两公司是本地区税收大户,如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风险过大,会对本地区财政税收造成潜在威胁。建议甲乙公司将其持有丙公司的股权质押给银行,以将风险锁定在一定范围之内。经与银行协商后,银行认为丙公司是国有企业投资控股的有限公司,部分经营有一定垄断性,政府支持力度大,且其经营业绩逐年快步发展,股东权益增值很快,股权变现较为容易。于是在03年4月,银行与丙公司签订借款合同,金额500万元,期限1年。并分别与甲公司和乙公司签订质押合同,且按照法律规定办理了股权质押登记手续。其后1年内,丙公司高级管理人员频繁更换,对外投资不断失败,经营的稳定和持续性造到破坏;加之市场变化,竞争加大,其商品滞销积压之势愈演愈烈,现金流量入不敷出,坏账逐步累积。在贷款到期时,企业净资产已被蚕食至50多万元,现金流量基本中断,根本无力偿还到期的贷款本息。在屡次催收未果后,银行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确认甲乙公司与其签订的股权质押合同无效,判决甲乙公司对丙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法院审理后认为,股权质押是以股权潜在的交换价值设定的担保,其目的在于债务人违约时,能顺利将股权变价所得款项偿还债务。甲乙公司以其所持丙公司股权质押,各方当事人意思表示一致,且办理了法定登记手续,质押担保合法有效。但是,由于市场变化,股权价值随着丙公司净资产的贬值而逐步被蚕食,已基本丧失了其经济价值,没有变价的可能性。无法实现保障债权人的目的。担保法的目的在于通过合法的担保方式来保障债权,维护债权人利益。而出质人疏于对股权的管理和恢复,其价值被严重侵蚀,造成质押担保流于形式,根本起不到担保债权的作用。因此,该质押担保无效,甲乙公司应对丙公司所欠银行债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律师点评:股权是随着商品经济发展而产生的财产性权利。股权价值的升与贬不可避免地要受到市场变化、供求关系和企业经营发展的影响。所以,股权未来变现的价格及其变现的可能性有着很大的不可预测性。这就决定了股权质押担保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和不可靠性。在案件审理中,法院其实是充分认识到了股权质押担保的这一缺陷。但如果以股权质押担保的不可靠性来否定其合法性,却是有失偏颇。在本案中,质押合同各当事人意思表示一致,签订了合同并办理了登记手续,依法有据,合法有效。至于其后市场的变化和企业的经营导致股权被侵蚀,价值大幅度减损,这完全符合市场经济规律。没有哪个企业的股权会持之以恒地只涨不跌。这一点,在质押时,不论是股东、还是借款企业与银行都应该有充分的认识。而且,法律也没有规定这样的质押无效。所以,以股权价值变化来判定质押无效,于法不容,于理不通那么,甲乙两股东应该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呢?答案是肯定的。理由如下:任何财产的价值是发展变化的。因此,为维护担保的稳定性,法律赋予抵押权人、质押权人等担保物权人保全抵质押物价值的权利。即抵质押物出现价值明显贬损的情形时,权利人有权要求义务人恢复其价值或补充提供相应的担保。相对应该权利,抵押人出质人则负有保全抵质押物的义务,如违反义务,自应承担违约(赔偿)责任。在本案中,如果银行已发现股权贬值的情况,并已提出恢复股权价值或补充提供担保的要求。但甲乙公司未履行该义务,其行为便导致了质押担保无力保障债权实现的后果,自应对银行的损失全部赔偿。而如果是银行疏于贷后管理,未提出相应要求。则说明其怠于行使权利,也存在过失。本着过错相抵的原则,甲乙公司不必赔偿全部损失,而是应承担部分损失。至于承担的额度,则可根据实际情况判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