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煤电行业投资将放缓

房地产煤电行业投资将放缓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上半年GDP同比增长6.9%,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稳中向好态势趋于明显。值得注意的是,在GDP增长的构成中,资本形成总额的贡献率从一季度的18.6%提高至上半年的32.7%资本形成总额包括固定资产投资和存货的增加,二季度资本形成总额贡献率明显提高,说明包括基建、工业、服务业等一系列领域在内的投资呈现出积极增长的势头。“这也证明了投资仍然是稳增长一项不可忽视的助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表示但在产业发展动能转换、金融监管日趋严格、财政改革不断深化的背景下,投资亦处于新旧模式转换的微妙节点,“钱”景压力并不小据澳新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杨宇霆测算,中国如果要在2017年实现6.5%的经济增长目标,假设消费和出口增速不变,全年固定资产名义增速需要达到10.2%,而与政府融资密切相关的基础设施同比增速则需要达到19%。对比上半年8.6%的固投增速和21.1%的基建增速就可以发现,实现全年目标并非没有压力一大压力源就是传统行业的投资回落,房地产首当其冲。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研究员祝宝良认为,中国房地产投资往往滞后价格半年后也相应起落。随着房地产调控升级和货币收紧,房地产销售额和销售量在今年一季度见顶,预计投资将在三季度回落,并在2018年下半年后见底此外,以煤电行业为代表的能源行业投资也十分扎眼。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投资的同比增幅还高达25.4%,但今年上半年这一领域却是零增长。“去产能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头戏,在这个背景下,占比较高的电力投资速度显然会放慢,下半年这一趋势仍会继续。”祝宝良说经济发展的动能转换之下,产业投资此消彼长。近期,多省陆续召开了下半年经济工作会,梳理会议内容不难发现,基础设施建设仍是地方政府,尤其是中西部地区推动投资的重头戏以山西为例,山西将高速公路和旅游线路的建设设为下半年投资增长点,明确4条路线将在下半年开工建设。甘肃省在6月初集中开工35个重点交通建设项目之后,7月初再度启动了今年第二批、29个交通建设重点项目,涉及全省11个市州,总投资达398.3亿元高端产业投资尤其是先进制造业项目,是另一大投资增长点。比如安徽省近期集中开工了一批调结构、补短板重点项目,有60%都是战略性新兴产业和传统产业升级改造项目与民生有关的投资需求也有持久的生命力,棚户区改造等传统项目固然重要,但新的需求也不断涌现。“可做之事比比皆是。”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研究员贾康说,“比如中心区公共轨道的建设与升级、新老城区综合管廊、立体停车场、充电桩的建设等等。”

巨大的投资空间摆在面前,如何在日趋严格的融资监管下合规融资,是下半年对地方政府的一大考验今年上半年,在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财政部、国家发改委等多部门针对地方政府违规融资连出组合拳,地方政府以往的违规融资套路悉数封堵“比如87号文(《关于坚决制止地方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违法违规融资的通知》),主要限制的是地方政府购买服务中的违规融资。过去半年多,不少城投平台贷款就是走政府采购服务模式,所以87号文实际上会抑制一大批不合规的贷款投放。”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刘尚希对记者说。PPP、地方政府新增债将成为主力,规模和活跃度都会不断抬升。”刘尚希说PPP被认为是最主流渠道。刘尚希认为,政策导向上看,财政部希望PPP对于当前的政府购买以及一些违规融资,形成比较明显的替代作用,作为主力接力投资和GDP的增长PPP融资规模与项目落地直接相关。财政部与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两部门共有4000多个项目落地,规模超过7万亿元人民币。中金公司固定收益研究报告预测,全年两部门落地金额合计将达9万亿左右,按照完工周期一般3年计算,今年PPP项目落地能够带动的投资可以达到3万亿左右地方政府发债可能是下半年第二大主流融资渠道。虽然上半年地方债发行接近缩水近五成,但多数业内人士预测下半年地方债发行将加速。财政部数据显示,上半年我国各地政府新增发债仅0.42万亿,而全年预算为1.63万亿,这意味着包括土地储备专项债和收费公路专项债在内,下半年地方政府还有1.2万亿左右的新增发债额度此外,部分券商研究报告预测,城投债、政府性产业投资基金也可能将成为下半年一些地方政府融资青睐的途径,但是要谨防这些融资成为地方政府或有债务在祝宝良看来,民间投资更是需要依仗的对象。落实促进民间投资26条、鼓励民间资本参与PPP项目、支持符合条件的中小企业发债、取消不合理的涉企收费项目、清理规范投资项目报建审批事项等等,都应是下半年促进民间投资的工作重点王志军介绍,“灰犀牛”一般指问题很大,也早有预兆,但是视而不见,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结果导致了后果严重的问题或事件“下半年投融资工作的难点就在于扩大融资的同时,还要防范好地方债务这头’灰犀牛’。”刘尚希说,比如最近几年兴起的由各级政府成立的产业投资基金,其本意是搭建一个融资媒介吸引社会资本以股权形式介入项目公司。但在实际运作中,往往存在明股实债的问题。投资基金通过承诺投资本金不受损失,或者承诺最低固定收益、提供隐性“兜底”股权回购、安排优先级受偿等等方式,让社会资本的投资变异成为了政府负债防范“灰犀牛”重在严加监管。近期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要求,各级地方党委和政府要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对地方债务将实行终身问责、倒查责任。“过去地方债务激增的一个重要原因是GDP政绩观,而终身责任制将扭转地方政府急功近利的心态,为地方官借债戴上’紧箍咒’。”张立群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