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市场里的政府角色

房地产市场里的政府角色

中国的房地产越来越像脱缰的野马,政府每一次调控都带来一次上涨,调控与涨价似乎已经变成紧密配合的联动关系。因此,政府如何在市场经济中发挥作用的话题经常被人提起。其实,对于这个话题的答案,主要流行和对抗的无非只是两种:一是政府不该管市场;二是政府应该管,但管的方法要讲究稍有点经济学常识的人都会知道亚当-斯密这个名字。这个英国人提出了著名的自由市场经济理论,并认为政府不该管市场,市场自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会将它管好。进入市场经济时间不长的当今中国,持有这种观点的人很多,市场化在很多人那里已经变成解决一切问题的灵丹妙药,政府一旦干预市场就会被这些人痛骂。痛骂的理论依据就是亚当-斯密的理论但是,自由市场经济理论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除非政府不存在,政府既然存在,政府究竟该干什么?按照自由市场经济理论,政府存在的意义似乎只有一个,就是保护自由市场经济的环境。如此一来,自由经济有多好,政府就有多好;自由经济有多坏,政府就有多坏。自亚当-斯密的理论诞生以来,自由经济时好时坏,问题是,一旦自由经济坏起来,就变得无法收拾,例如周期性经济危机,甚至因经济危机而引发的战争。因此,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经历了上百年的自由经济的繁荣和灾难,西方发达国家几乎全部放弃了自由经济“看不见的手”的单纯理论,政府无一不对市场经济采取各种各样的控制手段二战之后世界各国政府对于市场经济的控制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就是社会主义方式,政府大包大揽,以计划经济的方式,全面参与和领导经济,政府自己变成唯一的资本家。另一种是政府部分参与经济活动,利用税收、利息、政策等因素,影响经济的发展方向,发达国家如今比较通行的高福利制度就属于后者美国经济学家安德烈-施莱弗和罗伯特-维什尼共同编著的一本著作《掠夺之手——政府病及其治疗》中,有一个比较形象化的说法。他们认为“看不见的手”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变成“扶持之手”,而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扶持之手”正在向“掠夺之手”转变。对于这个观点,首先要指出的是,“看不见的手”并不是政府的手,而“扶持之手”和“掠夺之手”都是政府的手,因此,这种递进演变关系并不很严谨。但是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观察那些曾经是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国家,就会看到,改革开放的实质其实是“掠夺之手”向“扶持之手”的转变。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不同性质的两只手,转变的方向正好相反。当然,不管是哪个方向的转变,合情合理的说法是,“扶持之手”和“掠夺之手”的轻重程度在不同的国家各不相同,两只手都难以纯粹,都难以变成一只手,总是两只手同时作用,不同只在于,哪只手的力气更大说回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主张政府不要管房地产市场,完全让市场经济自我调节这种观点,基本上属于很陈旧的无用观点。当今世界,对于房地产这样严重关系到国家整体经济和国民生活状态的重要领域,没有一个政府会不采取干预措施,差别只在于干预的程度如果我们仔细考察中国政府在房地产市场中的作用,就会发现,中国政府的“扶持之手”和“掠夺只手”共同在发挥作用,但这两只手并不协调。而我们所说的“政府”也不是单一的对象,它包含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两个不同的层次。中央政府频频施展“扶持之手”,出台一系列政策,例如加息、首付、多套控制、小户型控制、预售控制等等五花八门的组合拳,实际效果并不理想。原因在哪里?地方政府的“掠夺之手”正在直接参与市场。以北京市为例,北京市近年来的GDP增长,仅房地产就贡献了50%以上。地方政府正在靠房地产大肆赚钱,这是中国房地产市场最不合理的现象按照中国的法律,城市土地属于国有,国有的概念也可以理解为每个公民都拥有一份。地方政府把土地卖给开发商,等于把公民所拥有的土地卖给了私人或企业。然后,公民作为购房者,支付的房款中,还包括了政府卖地的钱,等于是公民把原本属于自己的土地使用权再买回来,而卖出去的过程,公民完全没有决定权,也基本上没有参与获利的可能,拆迁补偿只涉及数量很少的人,是否合理另当别论。地方政府在房地产市场中,就是以这种“掠夺之手”,“掠夺”了公民的财产。因此,中国房地产市场要实现让大多数公民满意的目标,必须首先斩断地方政府的“掠夺之手”对于房地产市场,政府不加干预是不可能的,关键在于如何干预。而现在的房地产市场中,中央政府扮演了干预者的角色,地方政府却在直接参与市场垄断,中央政府的干预某种程度上说,与地方政府的利益发生着严重的冲突,这种冲突不解决,中国的房地产市场不可能健康。发达国家日益强化“掠夺之手”,不应该成为中国坚持“掠夺之手”不松手的理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