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房地产市场和房地产税

关于房地产市场和房地产税

注意,这是央行自1月22日以前连续收紧货币工具后,首次恢复净投放。2月17日周五,央行继续投放800个亿流动性。连续三个工作日公开市场净投放操作!如果说1月份还可以拿春节补充市场流动性说事儿,那么当前行为该如何解读?

更进一步的是,2月20日,央行开始评估符合定向降准条件的商业银行申请。回想最近一次央行降低准备金率是在去年的3月1日,时隔将近一年之后,降准窗口再度开启。结合上文所述连续三日公开市场净投放操作,央行正在竭力补充市场资本流动性,一目了然。同比涨幅CPI创三年来的新高,PPI创五年来新高,当前国内tz压力之大可见一斑!而在通胀(tz)急速上升的时刻迫不及待投放货币,一定有其深刻而又不得已的原因。是的,不管新上任的川普总统如何钟情低利率出口政策,独立的美联储绝对不能容忍CPI超过3%。而这就是上述央行一系列反常操作的外在原因。在美联储宣布加息前,抓住最后一点回旋时间,向市场注入尽可能充裕的流动性,为极大可能的3月份美元加息预留应对空间。

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到今天,随着2016年底达到155.01万亿的货币总量,市场资金流动性和tz俨然已经成为一个事物的对立两面。而为了让2017年首次独挑经济增长大梁的基建不致因资本市场流动性紧张而冷场,强忍tz剧痛持续向市场注资之举便很好理解,但舍此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深意呢?

不绕弯子,那就是在控制一二线中心城市房价上涨的目标下,努力保持房地产市场平稳,竭力避免以房地产为代表的资产泡沫破裂,从而引发连锁性债务风险,最终酿成危机。 />回到本文标题。2017甫一开年,关于要开征房地产税的各种版本便众说纷纭甚嚣尘上,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并惹得各路喜欢意淫的吊丝们纷纷做起了藉房地产税打压房价,然后趁机抄底的美梦。嗯,多年来被高房价折磨得欲仙欲死的房奴们产生这种想法再正常不过,问题关键是狗狗什么时候才可能落水?2017年房地产税正式出台的可能性有几何?

关于今后的房地产市场,笔者在12月24日撰文《一帖道尽中国房地产的今天和明天》中已经从各个角度进行了详尽剖析,房地产泡沫破裂、房价回归长期来看是必然趋势。顺带说一句,很多朋友总是喜欢事无巨细问这问那,其实只要你真正读透了这一篇帖文,你就会对中国房地产业有了一个轮廓性认识,再结合一下当前政策风向,很多东西不难自己得出结论。

好了继续。短期来看,影响房价的两个因素是供需关系和货币供应。2016年末 M2/GDP之比高达208%,gc对货币工具的运用几乎已经到了极限,而随着三线以下城市严重过剩的供应量和购房人口急剧萎缩,刚性购房需求已经在大幅下滑,而一二线热点城市投资投机性住房又受到政策调控和tz避险资金外逸影响,房价大顶其实已经慢慢铸就,问题只是坠落时间点以及坠落过程的长短而已。顺带说一句,笔者对中国未来房市的看法从未动摇过。

但恰是这两个时间,在各路相关利益主体的血腥博弈中却殊难预料,唯一具备决定性的外部力量,只有美元持续加息强势刺破资产泡沫。而受川普政府并不稳定的经济决策影响,美联储近期迟迟没有加息,反而让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渐渐企稳。但美元加息周期一经确立绝不会半途而废,又注定了这一切都只是暂时。

再来看内部。追本溯源,房地产税传说的由来,始自1月1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下发的《关于创新政府配置资源方式的指导意见》。该文中不过稍稍提到了房地产税 />首先在2017年征收房地产税没有法律依据,这在硬件上就讲不通。虽然在重庆、上海已经试点了6年,但房地产税立法草案到现在为止还处在起草阶段。众所周知,本届全国人大任期是今年十九大后的年底,当gc都致力于忙活大事的时候,你能指望房地产税法在2017年底前通过吗?进一步讲,纵然起草委员会效率超前,在2017年底提交草案审议,最快也只能在下一届人大任期内通过。何况就目前局势而看来,这一点难都言乐观。

原因何在?还是那两个字 />习近平总书记讲过,房子是用来住的,而不是用来炒的。而房地产业除了其天然的居住属性之外,与生俱来就具备用来炒的金融属性。长话短说,经过始自90年代初的一代又一代匠人们煞费苦心的打磨包装之后,将其倾力打造成为超发货币的泄洪池。而房地产业也的确不负众望,连拉带扯身后的A股小弟,二三十年来对吸纳超发纸币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多说一句,更甚于A股市场,房地产业最牛掰的第三重属性 />但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当愈发壮大的房地产市场吸纳了足够多的剩余货币、有效化解了恶性tz风险之后,畸高的房价对实体经济的抽血效应也已经达到了极限,而这也成为让gc最为头痛的负面问题,直接影响到经济、尤其是实体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哇!试问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怎么办?

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二线热点城市的楼市调控政策。很简单的呀,限购限售,斩断信贷资金供应链,我看你还能继续扑腾出多大水花儿?果然,房价虽未应声而落(并非做不到),但却也再无力上涨了,而分寸拿捏恰到火候,就如同红孩儿的三昧真火,遇到了观音菩萨的杨柳玉露一般,瞬间降温好用得很呐。哪像之前若干年那样疯涨之下的调控越控越涨,这也搞不定哪也搞不定,不得已还要煞费苦心找些位替罪羊专家来站台澄清。

看到这里,有天真烂漫的小盆友要弱弱的问了,既然手段这么简单,那以前房价咋就那么难控制呢?是gc还没参透运用这些个手段还是咋滴?发此一问的,请面壁三分钟自察自省,不就是舍不得一个 />不废话,沉淀在楼市中的大量投资、尤其是投机资金,如果因为美联储加息逃逸海外,亦或受困于资本管制流向民生市场造成物价飞涨那可咋办?熊熊的tz之火,过后那可是会片瓦不留的。如此看来,光靠调控难免造成投鼠忌器,造成高层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看看工具箱里还有啥?嗯,房地产税,即将应时运而生。注意,是 />先来看看官方说法。不得了哦,直接取代土地出让金。

是不是很高大上的样子?能看懂最好,实在看不懂的就来看笔者的延伸解读。在楼市调控和物价tz的两难局面下,通过开征房地产税,让楼市中的投资和投机资金跑不出来,并让那些若干年来贪婪的炒房客们,乖乖的交出利润,交到那个叫做 />还没完。大棋的布局阶段是很人性化的,gc初衷是把把开发和交易两个环节上过重的税收,向持有环节转移,让已经入瓮的房产持有者多做一点牺牲,从而把更多利润留给开发商和后来的购房者,保持这个行业更长时间内可持续性创造财富,并一举解决地方政府对土地出让金的过度依赖。换句话说,房地产税总量并不增加,而只是从开发商和将来的购房者转移到了已经购房者身上。但,人心是无足的,随着他们理论认识的逐步深入,关于转移的话题便再也无人提起,房价不能落,而 />与试点城市只对城镇经营性物业课税的房产税不同的是,房地产税的征税对象将涉及所有房产。而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 />总结。无论再复杂的程序走起来也很简单,房地产税改革当前的难题就是各级不动产登记数据整合建库,以及紧随其后的全国信息联网。2017是全国房产信息联网的关键一年,对此前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是这么说的 />而最难的还是利益博弈。触及利益比触及灵魂都难,相信这是李克强总理发自肺腑的真实声音。而具体到房地产税上,2016年7月,在G20税收高级别研讨会上,时任财长的楼继伟一席话听起来更加意味声长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经表决免去楼继伟的财政部部长职务,肖捷接任为财政部部长 />生产力是不断向前发展的,而必须与之相匹配的生产关系包括三个方面,首先是生产资料所有制形式,其次是人与人之间的领导与服从关系,最后就是收入分配方式。而当前两者都基本被固化后,最后一点就成为所有参与生产者最为关心的问题。帽子很好找,但覆盖在帽子下面实实在在的利益分配改革,注定不会轻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