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上涨是货币现象与货币一起疯狂

房地产上涨是货币现象与货币一起疯狂

在贷款难、资产荒的情况下,银行目前还找不到资产比个人房贷更安全、更大宗、更有信用的资产,如渤钢等企业的债转股、债转债越多,越说明这些企业信用的不可靠,彰显了在目前情况下房贷的可爱,起码在已经爆炸的地雷和未来的风险之间,银行理智地选择了未来的风险房地产是中国投资者最大的储钱罐,他们已经买遍了全世界的资产原因不难理解,在货币购买力下行的情况下(当然,CPI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被恐慌攫住情绪的人们,急于把钱放到安全的地方民间投资持续低迷。在民间投资低迷的情况下,资金不可能进入制造业,只会进入资本与货币市场。今年1到8月,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名义增长2.1%,增速与前值持平。最近有所好转,8月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3%,与上月同比下降1.2%形成鲜明对比,连续两个月负增长后转正。这要归功于基建等一系列项目的推进去年上半年,资金走向了股票市场,今年部分走向期货市场与黄金市场,同时进行了股权争夺战。去年股市的杠杆与崩溃教育了投资者,与房地产相比,一纸股票随时可能被掏空,在信用不彰的市场,房地产比股票诚实,所以,相比股票市场的萎靡不振,房地产市场成为最大的心头爱即使如此,对于有质地的行业的股权争夺战白热化,万科的股权争夺战已经持续了一年多,而后是廊坊发展、东阿阿胶、伊利股份等等,这不过是货币太多在股权投资市场的又一次展现,资金愿意去投资白马股,而不是黑影重重的不知道是熊是猴的成长股还记得今年有色金属大宗商品价格的疯狂吗?作为一个小资投资市场,照样经过了疯狂的炒作,只不过影响力没有房地产那么大,对于大众的眼球没有太大的吸引力让地方政府单方承担起房地产调控的责任,是有失偏颇的。新兴产业不可能获得税收,传统制造业江河日下,营改增后地方政府税收能够持平就是上上大吉针对楼市“高烧”,2016年9月20日,央行旗下媒体《金融时报》在第二版刊登《地方政府应担负起楼市调控职责》一文,指出部分城市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频频落空,甚至出现通过“加杠杆”方式实施去库存等政策走偏的现象,对此地方政府也有一定的责任其实,互相推卸责任没有必要,目前的房地产市场首先是货币现象,只有经济恢复正常,或者经济崩溃,房地产才能退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