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五前两年房地产税就可以推出

十三五前两年房地产税就可以推出

北京晚报:近日来,经济政策层面有所动作,如《存款保险条例》征求意见。未来一年里,还有哪些层面可能成为政府的重点改革对象?

郭田勇(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我们说存款保险是金融改革的前提,《存款保险条例》目前已经开始讨论了,相信出台的时间不会太远了,所以说金融改革的步伐还会加快首先,存款保险主要是针对银行领域的,所以进一步的动作,应该会加快放开银行的准入门槛。随着近期几家民营银行的建立,我们会进一步收集民营银行建设的经验,并批准更多的民营银行建立同时利率市场化改革也会加快纵深化推进,近期央行降息,给利率市场化提供了更大的空间,在风险可控的基础上,可以考虑把利率市场化的范围继续加大,直到时间成熟的时候,存贷款利率可以完全放开发展资本市场也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解决一些高科技类的、高风险的企业融资需求,仅仅依靠银行肯定不行。从风险和收益相对应的原则来看,也需要一些股权投资渠道的建立。从近期股市上涨来看,中国投资者对于好的权益类产品,需求量还是很大的。那么未来我们要降低金融市场的准入要求,不能什么企业都排队审批,要研究资本市场从审批制转变到注册制,来推动大量的中小型企业上市融资与此同时,我们要继续支持和引导互联网金融等新兴金融形式的发展,这些金融形式相对于传统金融业来说,在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改善用户体验等方面有独特之处,所以我们在防范其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基础下,要积极地引导其健康发展北京晚报:年末,央行下调存贷款基准利率,“央行放水”的传闻也屡次传出,这是否意味着未来一年里,我国货币政策将转向宽松?

郭田勇:在我看来,央行降息是“适应性调节”。不要独立地去讲货币政策是宽松还是紧,要把它放在当前的经济情况来说现在经济增长率明显比以往低,物价水平也比较低,那么我们现在这样的货币政策,就不能叫做“宽松”。但如果现在的货币政策,放到前几年的经济情况下,那确实是比较“宽松”的。我更愿意把现在的货币政策,称为一种“正确的策略”所以明年的货币政策,还是应该审时度势,要针对当时的经济状况,相机抉择,要随时调整。同时货币政策的制定,也要参考中央对于未来一年经济发展的总体性要求。比如目标是增长7%,那货币政策也要“瞄着”7%来打。我曾经讲过,经济增长还是要来自实体经济,而不是依靠货币刺激的方式;但我们也不要让货币政策拖了经济增长的后腿北京晚报:明年将是新一轮财税改革的重要时段,具体会有哪些任务亟待推进?

贾康:在预算管理上,中央财政将会采取三年滚动的形式,并提高财税透明度,实行全口径预算管理,也就是说,不再承认任何预算外的资金,所有的政府财政都要进入预算体系。预算包括四个相互独立但又相互协调的部分,即公共收支预算、资本预算、社会保障预算和基金预算。另外,对透明度会有具体的要求,在信息披露方面,也将在细致程度上进一步加强在税制改革上,将继续推进增值税、消费税、资源税、环境保护税、房地产税、个人所得税六大重点税。例如,煤炭资源税已经在12月1日正式由“从量计征”改为“从价计征”,这个资源税还会考虑扩大到其他的金属矿和非金属矿。同时,“营改增”将进一步扩大覆盖面,按照时间表,2015年底预计实现全行业覆盖,这也是贯彻结构性减税的重要举措在优化调整中央地方体制上,需要理顺事权,划清财权,逐步推进“乡财县管”和“省直管县”两个层次的“扁平化”改革张广通(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副院长):十八届三中全会还有国务院批复的财税改革总体方案里,财税改革的主要任务应该说已经说的很明确了,现在则是如何推动、何时推动的问题明年的最大亮点,我认为还会是营改增的继续推进。明年是“十二五”规划的最后一年,按照原先的设想,希望在“十二五”结束之前,把营改增扩展到位,也就是在未来一年里,营改增会有幅度比较大的进展营改增改革涉及到多个行业,在这个过程中,为了提高企业的积极性,采取了一些优惠的税率,实际上就是减了税。反映到财政收入上,就是减少了财政收入,这也就进一步影响到财政预算那么从税制改革的角度讲,还需要增加一些税收渠道,其中一方面就是消费税。消费税是1994年税制改革时在流转税中新设置的一个税种,主要是为了调节消费结构、引导消费方向。例如烟、酒这些消费品,我们的税率与欧美国家还有一定差距,因此还有一些增税空间,这也与我国加大控烟力度的政策是相呼应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